李宗闵
李宗闵(?~846年),字损之,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县)人。唐朝宰相,牛李党争的“牛党”领袖,宗室郑惠王李元懿后代。贞元二十一年(805年),进士及第,任华州参军事。元和二年,举贤良方正制科,集中条陈财政之弊,触怒宰相李吉甫。入为礼部员外郎,随同宰相裴度平定淮西之乱。唐穆宗即位,拜中书舍人、知贡举,选拔人才。拜吏部侍郎、同平章事,守中书侍郎、集贤殿大学士。七年,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,入为中书侍郎、参知政事,封襄武县开国侯。唐武宗即位,李德裕执政,认定李宗闵交通叛贼刘稹,流放封州。宣宗立,徙郴州司马卒。李宗闵与李德裕父子结怨,缘朋结党,相互倾轧近四十年,史称“牛李党争”。

贞元二十一年(805年)进士,因与牛僧孺诋毁时政,触怒宰相李吉甫。后来与李德裕结怨,形成党争,即史称牛李党争,但一般认为牛僧孺并非牛党代表人物,只是李宗闵拉拢的对象,所以有人又称为李李党争(李宗闵、李德裕之争);但也有人认为李德裕其实无党,应该是牛僧孺跟李宗闵之间的党争

 

元和年间牛李两派的争执点是如何对待藩镇割据。宰相李吉甫武元衡裴度等人主剿,另一派宰相李绛、韦贯之、李逢吉主抚。宪宗和当权宦官吐突承璀则支持主战派。虽然宰相李吉甫因而得势,但是当时党争还未明显。

 

长庆元年(821年),中书舍人李宗闵之婿苏巢登第,段文昌向穆宗奏称礼部贡举不公,穆宗派人重考,结果原榜十四人中,仅三人勉强及第。于是钱徽、李宗闵、杨汝士都因此被贬官,怀恨在心。至此德裕、宗闵各分朋党,更相倾轧,垂四十年。文宗曾有去河北贼易,去朝廷朋党难的感慨。开成五年(840年),唐武宗即位,牛党失势,李德裕自淮南节度使入为宰相,朝纲独断。会昌六年(846年)三月,唐武宗死,唐宣宗即位,李党失势,李德裕被贬为崖州司户参军。李宗闵被召还朝,未至病亡。陈寅恪认为,牛李党争反映了科举出身的士子与传统贵族的权力斗争。

 

太和三年(829年),李宗闵向文宗推荐牛僧孺,召为兵部尚书。早期因与皇甫湜、牛僧孺两人批评了宰相李吉甫李吉甫被贬淮南节度使,李吉甫之子李德裕遂与之相恶。

 

李宗闵与李逢吉、牛僧孺等引为一党,李德裕亦广结朝士以相磨轧。以牛僧孺、李德裕分别为首的两大派系,互相争权。牛僧孺当权时,李系官僚被放逐边疆;李德裕当权,牛系官僚也被驱逐到边疆。史称“牛李党争”。文宗曾有“去河北贼易,去朝廷朋党难”的感慨。后来不管牛党或李党都必须跟宦官合作,倚靠宦官提拔。

 

新唐书记载

李宗闵,字损之,郑王元懿四世孙。擢进士,调华州参军事。举贤良方正,与牛僧孺诋切时政,触宰相,李吉甫恶之,补洛阳尉。久流落不偶,去从藩府辟署。入授监察御史、礼部员外郎。裴度伐蔡,引为彰义观察判官。蔡平,迁驾部郎中,知制诰。穆宗即位,进中书舍人。时<曾羽>为华州刺史,父子同拜,世以为宠。

 

长庆初,钱徽典贡举,宗闵托所亲于徽,而李德裕李绅元稹在翰林,有宠于帝,共白徽纳干丐,取士不以实,宗闵坐贬剑州刺史。由是嫌忌显结,树党相磨轧,凡四十年,搢绅之祸不能解。俄复为中书舍人,典贡举,所取多知名士,若唐冲、薛庠、袁都等,世谓之“玉笋”。宝历初,累进兵部侍郎,父丧解。太和中,以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时德裕自浙西召,欲以相,而宗闵中助多,先得进,即引僧孺同秉政,相唱和,去异己者,德裕所善皆逐之。迁中书侍郎。久之,德裕为相,与宗闵共当国。德裕入谢,文宗曰:“而知朝廷有朋党乎?”德裕曰:“今中朝半为党人,虽后来者,趋利而靡,往往陷之。陛下能用中立无私者,党与破矣。”帝曰:“众以杨虞卿、张元夫、萧澣为党魁。”德裕因请皆出为刺史,帝然之。即以虞卿为常州,元夫为汝州,萧澣为郑州。宗闵曰:“虞卿位给事中,州不容在元夫下。德裕居外久,其知党人不如臣之详。虞卿日见宾客于第,世号行中书,故臣未尝与美官。”德裕质之曰:“给事中非美官云何?”宗闵大沮,不得对。俄以同平章事为山南西道节度使。

 

李训、郑注始用事,疾德裕,共訾短之。乃罢德裕,复召宗闵知政事,进封襄武县侯,恣肆附托。会虞卿以京兆尹得罪,极言营解,帝怒叱曰:“尔尝以郑覃为妖气,今自为妖耶?”即出为明州刺史,贬处州长史。训、注乃劾:“宗闵异时阴结驸马都尉沈{立义}、内人宋若宪、宦者韦元素、王践言等求宰相,且言顷上有疾,密问术家吕华,迎考命历,曰:‘恶十二月。’而践言监军剑南,受德裕赇,复与宗闵家私。”乃贬宗闵潮州司户参军事,{立义}逐柳州,元素等悉流岭南,亲信并斥。时训、注欲以权市天下,凡不附己者,皆指以二人党,逐去之。人人骇栗,连月{雨矛}晦。帝乃诏宗闵、德裕姻家门生故吏,自今一切不问,所以慰安中外。尝叹曰:去河北贼易,去此朋党难!

 

开成初,幽州刺史元忠、河阳李载义累表论洗,乃徙为衢州司马。杨嗣复辅政,与宗闵善,欲复用,而畏郑覃,乃托宦人讽帝。帝因紫宸对覃曰:“朕念宗闵久斥,应授一官。”覃曰:“陛下徙令少近则可,若再用,臣请前免。”陈夷行曰:“宗闵之罪,不即死为幸。宝历时,李续、张又新等号‘八关十六子’,朋比险妄,朝廷几危。”李珏曰:“此李逢吉罪。今续丧阕,不可不任以官。”夷行曰:“不然,逐四凶天下治,朝廷何惜数憸人,使乱纪纲?”嗣复曰:“事当适宜,不可以憎爱夺。”帝曰:“州刺史可乎?”覃请授洪州别驾。夷行曰:“宗闵始庇郑注,阶其祸,几覆国。”嗣复曰:“陛下向欲官郑注,而宗闵不奉诏,尚当记之。”覃质曰:“嗣复党宗闵者,彼其恶似李林甫。”嗣复曰:“覃言过矣。林甫妒贤忌功,夷灭十余族,宗闵固无之。始,宗闵与德裕俱得罪,德裕再徙镇,而宗闵故在贬地。夫惩劝宜一,不可谓党。”因折覃曰:“比殷侑为韩益求官,臣以其昔坐赃,不许。覃托臣勿论,是岂不为党乎?”遂擢宗闵杭州刺史。迁太子宾客,分司东都。

 

既而覃、夷行去位,嗣复谋引宗闵复辅政,未及而文宗崩。会昌中,刘稹以泽潞叛,德裕建言宗闵素厚从谏,今上党近东都,乃拜宗闵湖州刺史。稹败,得交通状,贬漳州长史,流封州。宣宗即位,徙柳州司马,卒。

 

宗闵性机警,始有当世令名,既浸贵,喜权势。初为裴度引拔,后度荐德裕可为相,宗闵遂与为怨。韩愈为作《南山》、《猛虎行》规之。而宗闵崇私党,薰炽中外,卒以是败。

 

子琨、瓒,皆擢进士。令狐綯作相,而瓒以知制诰历翰林学士。綯罢,亦为桂管观察使。不善御军,为士卒所逐,贬死。

 

宗闵弟宗冉,其子汤,累官京兆尹,黄巢陷长安,杀之。